新浪彩票大厅
當前位置:隨筆吧>隨筆>美文欣賞> 四月維夏

四月維夏

四月維夏配圖

“在江南應該有一壺茶

已經為我們泡上

濃淡正相宜

在江南應該有一場雨

正為我們下著

瀝瀝如相思

在江南應該有一道柳岸長堤

有一池清波如碧

有一脈云山新綠

獨獨缺了

我的繡花鞋

你的白素衣 ”

江南四月,滿眼春嬌。詩經里言:“四月維夏,六月伹暑。”四月的江南,水墨勻勻濃淡相宜,正是青綠相接的姝好,應是以一首唐詩的姿勢,咿咿呀呀的韻腳纏綿輾轉,繞指綿柔的繾綣悠悠,姿態優美恬靜而風華畢露,一如伊人在水一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當初模樣。文人騷客的矮紙歪行清詞涼句,香茗輕呷間,揮墨流云間,紙扇輕搖間,也已盡是它的落影翩翩。江南,是在粉紅色煙雨氤氳而出的一篇寧遠離殤的樂府短歌,喚醒了那一片茭白的月光,照亮青石板上的簇簇潮濕的苔草,也盈滿了旅人眼眸里的淺淺一層薄淚。

長門菱歌起,唱的是采蓮南塘秋,蓮葉何田田,中有雙鯉魚,相戲碧波間。想那蓮枝已高過人頭,細瘦在微風里浮動,飽滿的蓮蓬青蔥嫩柔,更有朵朵圓月似的蓮花,不勝清風的嬌羞,恰似紅樓里弱柳扶風的黛玉,嫵媚姌裊,一顰一笑一俯一仰都被定格為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

該有采蓮的女子,素裙簡釵,劃木排小舟,在重重圓盤般的碩大綠葉與疊疊斑駁迷離的花影錯落里倚船而歌,細心的行人會了意點頭微微,蓮葉深處誰家的女兒,隔水也要盈盈笑拋來一枝娟秀的蓮。女子的一雙纖手或許就在冽冽碧波里濯浸,或許偶爾低頭弄蓮子,蓮子,又應是憐子。著滿心赤赤的濃厚情意又該如何說出口,唯有東風搖曳,游絲牽惹了多少桃花片。芙蓉玉面,深閨聊聊,對鏡貼花,想的是桐花萬里路,連朝語不息,可縱使千帆過盡,斯人何往矣,衣袖揚揚,背影桀桀立夕。山中人兮杜若,卻只不過一場浮夢虛假的云繞。

嗟吁,也罷也罷,蒙君贈蓮實,其心苦如煎。本就是渺渺一個過客,君子如玉隔云端,悠悠揚揚的迷離,像殘碎的音符散落于塵土,又有什么可嘆可戀,一切不過執念不過虛妄了,連最為卑微的想念也變得奢侈模糊,是斷了線的紙鳶,扯在枝椏上,寒風兮兮,瑟瑟不安。涉江采芙蓉,采之欲遺誰?水流依舊淙淙,過了千山萬壑,四季輪回,從不為誰春。春人心生思,思心常為君,君心擺不定。而轉眼,春天就要過去,維夏維夏,又是一年花草盛。

低目顰眉百轉千回,愁腸寸斷粉淚嚶嚶,只能又折了一枝蓮,蓮心徹底紅。

云一渦,玉一梭。南塘依舊是那個南塘,依稀田田。采蓮的手卻已經枯萎。幽蘭旋老,杜若還生,水鄉尚寄旅。只嘆桃花依舊笑春風,人面不知何處去。春來春去,江南的花開了又謝了,一江綠水依舊淙淙。拈花一笑,多少沉寂的漣漣光影瞬時地轉天移,像噴薄的洪流席卷呼嘯,頃刻煙消云散不復存在,如此決然的果斷。

弱水三千,終究不是那命定的一瓢。如斯,萬事都成了可悲可笑的枉然。終是春寬夢窄,蘭麝香猶在,佩環聲已經泯滅在四月的那一場春末初夏極致淋漓的江南花事里,唯有煢煢清香勉壓九秋。

南國的紅豆,飲盡風,終熬成黏黏糊糊的糜傷,凝成暗紅的朱砂痣在心頭摩擦作痛,然夜深忽夢少年事,花明月暗,江心月白,四下里寂悄無言,唯有妝淚紅闌干。物情已見,從此欲無言。

江南是一場多情的雪,江南的女兒該是雪的女兒,遺世獨立,閣情嫣嫣,世無其二。而誰又可知,江南的樓臺煙雨里,又氤氳了多少剪不斷理還亂的離痕哀跡?傷心千里江南,怨曲重招,斷魂在否?

女兒悲,悔教夫婿覓封侯

女兒喜,合歡木上連枝理

女兒樂,采桑陌上試新衣

女兒傷,朱顏辭鏡花辭樹

女兒苦,相思相戀與誰說

女兒癡,只許庭花與月如

月色襲人,歸臥寂無喧。此生,只戀你化身的蝶。

我喜歡(8)
好文章!分享給朋友:

作者網友推薦更多文章

9四月維夏的評論
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  • :寫的不錯,推薦閱讀!
新浪彩票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