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彩票大厅
當前位置:隨筆吧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

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》文言文全文

公都子曰:“告子曰:‘性無善無不善也。’或曰:‘性可以為善,可以為不善;是故文武興,則民好善;幽厲興,則民好暴。’或曰:‘有性善,有性不善;是故以堯為君而有象,以瞽瞍為父而有舜;以紂為兄之子且以為君,而有微子啟、王子比干。’今曰‘性善’,然則彼皆非與?”

孟子曰:“乃若其情,則可以為善矣,乃所謂善也。若夫為不善,非才之罪也。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;羞惡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惻隱之心,仁也;羞惡之心,義也;恭敬之心,禮也;是非之心,智也。仁義禮智,非由外鑠我也,我固有之也,弗思耳矣。故曰:‘求則得之,舍則失之。’或相倍蓰而無算者,不能盡其才者也。詩曰:‘天生蒸民,有物有則。民之秉夷,好是懿德。’孔子曰:‘為此詩者,其知道乎!故有物必有則,民之秉夷也,故好是懿德。’”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》全文翻譯

公都子說:“告子認為:‘人性本沒有善也沒有不善。’有人說:‘人性可以為善,也可以為不善;所以文王、武王興起,人民就喜好善;幽王、厲王興起,人民就喜好暴行。’還有人說:‘有的人本性善,有的人本性不善;所以當堯為君主時就有象這樣的壞人;有瞽瞍這樣壞的父親時就有舜這樣好的兒子;有紂王這樣的兄長的兒子,而且做了君主,就會有微子啟、王子比干這樣好的人。’如今說‘人性本善’,那么他們說的都不對嗎?”

孟子說:“至于人本來的性情,則是可以為善的,這就是我所說的人性本善。至于有的人行為不善,不是人本質的過錯。同情之心,人人都有;羞恥之心,人人都有;恭敬之心,人人都有;是非曲直之心,人人都有。同情之心,就是表現為相互親愛;羞恥之心,就是表現為行為方式;恭敬之心,就是表現為社會行為規范;是非曲直之心,就是表現為人的智慧。與人建立相互親愛的關系、選擇最佳行為方式、遵守社會行為規范,都要用智慧,不是由外面滲入到我內心的,是我本來就有的,只是未曾思考罷了。所以說:‘探求就可以獲得,放棄就是失去。’有的人相差一倍、五倍乃至無數倍,他們就是沒有發揮出善的本質的人。《詩經》上說:‘上天生育了眾多的人民,有萬物就會有準則。人民掌握常道和法度,崇尚那修的規律。’孔子說:‘作這首詩的人,大概已經知曉事物的道路了,所以他說有萬物必然有其準則;人民掌握常道和法度,所以才崇尚那修美的規律。’”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》注釋

1.鑠:(shuo碩)《六書故·地理一》:“鑠,消滲因謂之鑠。”這里用為滲入之意。

2.蓰:(xi洗)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:“或相倍蓰,或相什伯,或相千萬。”《金史·宗敘傳》:“官吏為奸,率斂星火,新費倍蓰。”《集韻·紙韻》:“蓰,物數也,五倍為蓰。”這里用為五倍之意。

3.烝:《詩經"豳風"東山》:“蜎蜎者蠋,烝在桑野。”《詩"小雅"常棣》:“每有良朋,蒸也無戎。”《詩·小雅·漸漸之石》:“有豕向蹄,烝涉波矣。”《詩·大雅·烝民》:“天生烝民,有物有則。”《爾雅·釋詁下》:“烝,眾也。”這里用為眾多之意。

4.彝:《書·洪范》:“皇極之敷言,足彝是訓。”《詩·大雅·烝民》:“天生烝民,有物有則。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”這里用為常道、法度之意。

5.懿:(xi意)《詩·豳風·七月》:“女執懿筐,遵彼微行。”《詩·大雅·烝民》:“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”毛傳:“懿,美也。”《爾雅·釋詁上》:“懿,美也。”《易·小畜·象》:“風行天上,小畜,君子以懿文德。”《說文·壹部》:“懿,專久而美也。”段玉裁注:“專一而后可久,可久而后美。”這里用為動詞,猶言“修美”之意。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》評析

學生公都子更為全面地提出了人性問題來和孟子進行討論, 除了告子的觀點外,還另外舉出了兩種觀點,且有理有據,說服 力較強。這一次孟子沒有以詰難或推謬的方式進行辯論,而是正 面闡述了自己關于人性本善的看法。說是闡述,其實也是重申,因 為其主要內客,即關于惻隱、羞惡、恭敬、是非“四心”以及它 們與仁、義、禮、智之間的內在聯系,他在《公孫五上》里已經 提出并闡述過了。只不過在那里是從“人皆有不忍人之心”出發, 探討“四心”與“仁政”之間的關系,具有政治心理學的色彩。而 這里則是純從人性探討的角度出發,回答學生關于人性是否天生 善良的問題。

其實,到底人性是如孟子的看法天生善良,還是如茍子的看 法天生邪惡,或者如告子等人的看法無所謂善也無所謂惡,這是 一個很難說得清的問題。即便是哲學思想進步發展到今天,對于 這個古老的話題,學者們往往也莫衷一是,各執一端。所以,孟 子的看法的確也只能代表一家之言。

值得我們注意的是,孟子在這里進一步提出了“求則得之,舍 得失之”的問題。按照孟子的看法,不僅人性本善,人性本來有 “四心”,就連仁義禮智這四種品質道德,也都是“我固有之也, 只不過平時我們沒有去想它因而不覺得罷了。所以,現在我們應 該做的就是要在自己的身上,自己的本性之中去發現仁義禮智, “盡其才”,充分發揮自己的天生資質。這使人想到他在《公孫丑 上》里面所說的,人有仁義禮智的四端,“猶其有四體也”。仁義 禮智已經植根于我們的本性之中,就像手腳四肢已長在我們的身上一樣,由于太自然,太習慣了,反倒使我們渾然不知,意識不 到了。如果有一個人突然對我們說:‘我發現手腳就長在我們的身 上!”我們不認為他是個百分之百的白癡才怪。可今天突然有人對 我們說:“我發現仁義禮智就在我們的本性之中!”我們認為他是 白癡還是認為他發現了“新大陸”呢?

古往今來,東南西北,多少人在尋求仁義禮智、世間公道,卻 原來都是背著娃娃找娃娃。孟子向我們猛擊一掌說:娃娃不就在 你的身上嗎?于是我們都反省自身,在自己的身上,自己的本性 中去尋求仁義禮智的善的根苗,加以培養,使之茁壯成長。

拋開抽象的哲學論爭不說,孟子的“性善論”思想是不是有 它積極進取、健康向上的意義呢?

我喜歡(0)

0孟子·告子上·第六節的評論

  • 還沒有人評論,趕快搶個沙發
新浪彩票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