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彩票大厅
當前位置:隨筆吧>文言文>孟子> 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

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》文言文全文

孟子曰:“人之于身也,兼所愛。兼所愛,則兼所養也。無尺寸之膚不愛焉,則無尺寸之膚不養也。所以考其善不善者,豈有他哉?于己取之而已矣。體有貴賤,有小大。無以小害大,無以賤害貴。養其小者為小人,養其大者為大人。今有場師,舍其梧槚,養其樲棘,則為賤場師焉。養其一指而失其肩背,而不知也,則為狼疾人也。飲食之人,則人賤之矣,為其養小以失大也。飲食之人無有失也,則口腹豈適為尺寸之膚哉?”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》全文翻譯

孟子說:“人們對于自己的身體,都是處處愛護的。處處都愛護,則處處都是有保養的,沒有哪一寸皮膚不愛護,所以也沒有哪一寸皮膚不受到保養。看他保養得好不好,難道有別的辦法嗎?自己飲食也就是了。人的身體中有貴賤之分,有小大之分。不要以小的去損害大的,不要以賤的去損害貴重的。保養著眼于小處就是小人,保養著眼于大處就是大人。如今有個園藝師,不去愛護梧桐樹和檟樹,而去愛護保養酸棗樹和荊棘,這個人就是很賤的園藝師。養護一根指頭,卻失去了肩背還不知道,這就是一個昏亂糊涂的人。只講究吃喝的人,人們都鄙賤他,因為他貪小而失大。口腹的滿足難道僅僅是為了一小塊地方嗎?”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》注釋

1.場師:古代的園藝師。

2.梧檟(jia假):果木名,梧桐樹和山楸樹,兩者皆良木,所以并稱,比喻良才。

3.樲(er二)棘:果木名,即酸棗和荊棘,兩者皆無用之木,所以并稱,比喻賤才。

4.狼疾:又稱為狼藉,比喻為昏亂糊涂之人。

《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》評析

那失去了的“大的部分”到底是什么呢?孟子在這里沒有明說。不過,從他在其它地方所說的來看,我們知道,那就是“飽食、暖衣、逸居而無教”(《滕文公上》)的“教”,也就是孔子所 謂“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”(《論語陽貨》)的“用心”。也就是說,這里所說的“飲食之人”就是“近于禽獸”的人了。

趙歧注《孟子》說:“只曉得吃喝的人之所以受到人們鄙視; 是因為他保養口腹而失去道德。如果他不失道德,保養口腹也沒 有什么不好。所以,一個人吃喝不僅僅是為了長一身細皮肥肉,也是為了培養仁義道德啊!”

對我們今天的人來說,對于“細皮”的護養已到了登峰造 的地步,不僅自己全心護養,而且還求助于美容師和不斷“新登場”的千奇百怪的美容護膚霜。

對“細皮”的追求已如此,而肥肉卻是誰也不愿意長的了。可是,既不愿意長肥肉,又舍不得口腹之樂,于是便有減肥精減肥茶減肥霜減肥操大行其道了。這才真正是“難矣哉!”

與其減肥,不如“養大”,不如有所“用心”。

我喜歡(0)

0孟子·告子上·第十四節的評論

  • 還沒有人評論,趕快搶個沙發
新浪彩票大厅